百度知道 – 全球领先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2022年1月10日,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人名法院对原告江秋莲与被告刘暖曦生命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刘暖曦于判决生效十日内赔偿原告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000元,及精神抚慰金200000元并承担全部案件受审费。 2022年1月10日,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个不值得被惦记的日子。但是对于江歌的妈妈来说,是一个她期待了很久的日子。甚至,翻翻日历发现此时已经距离江歌去世1894天了。为了给孩子一个公道,江爱莲不知道坚持了多少个日日夜夜。 说实话,作为一个并不是很关心此案件的最普通的人,在过去的时间里,我都在不经意间对江歌的事件有了近乎较为全面的了解。为什么呢?因为大约每隔那么一段时间,我就能在各类媒体的榜单上,看到江歌两个字。 甚至于,在某乎上,已经出现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无法理解江歌妈妈?”部分网友甚至觉得她在利用已经去世的女儿博取热度,不愿意给女儿一个安宁。 但正如其中一个回答写到的那样——唯有成为母亲,才能明白江玉莲的执着。 众所周知,事件的真实情况是作为刘鑫好朋友的江歌为了救刘鑫,被刘鑫的变态前男友捅刀。而目睹整个过程的刘鑫不仅没有施予援手(本就是她的锅),反而直接将门锁起来了,进一步推进了江歌的死亡。 诚然,在这种事情面前,想要先确保自己的安全也无可厚非。可是,刘鑫接下来的骚操作直接让人“叹为观止”。 如果,刘鑫可以在事情发生后真诚地给江歌母亲道个歉,这个事情可能远不止于发酵成今天这个结果。可惜,她没有。她不仅没有道歉,还在江歌去世后的第一个新年,欢度新年。 这个“关我p事的操作”进一步对江玉莲造成了伤害。很显然,江玉莲是觉得自己的孩子的善良,并没有用在对的人上面,她为死去的孩子感到不值得。 因此,江歌妈妈走上了控诉之路。这条路,一走就是三年。期间刘鑫也不是没有试图假装服软过,但是背后的操作(例如反控江歌妈妈,亚特兰大改名继续happy),让江歌妈妈一直没有放弃这个控诉。 维护江歌,为江歌争取一个公道,几乎占据了江玉莲这些年生活的绝大部分。直到1.10日江爱莲怀抱江歌被害时穿的衣服,出席一审判决现场。 不过幸好,善恶终有报。那么就遥祝刘鑫——从此夜夜噩梦。

这名女子把自己的百元大钞都洗了,然后一张张的夹在阳台上,不得不说这样的画面真的是太搞…

是因为在确诊的时候没有及时的得到治疗,所以这种情况下才会只活了三年,亚特兰大这样的现象也是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hongsingchem.com/,亚特兰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